土法创业

「 等待新的创业鸡汤 」

投稿
京ICP备14046667号

我给你打过钱,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朋友了

我插过你**,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朋友了

每次支付宝更新一下,所有人都会问一句,支付宝有做社交软件的机会吗?几乎绝大部分人都会给出否定的答案,所有人都认为,打败微信的并非另一个微信,而是下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产品的产品,而支付宝每次都在照抄微信。

在讨论这个话题之前,我们不妨先思考一下,什么是社交网络,什么是通讯工具,他们之间的如此密不可分以至于我们在探讨所有和社交相关的话题时,都会把二者混为一谈。

微信究竟是作为一个通讯工具取代 QQ 上位的,还是作为一个社交网络上位的,所谓的「QQ 联系人太多太杂不想清理干脆换一个软件吧」是不是微信真正崛起的理由?QQ 真的会什么都不做就自然死亡吗?

支付宝能否取代微信这个问题,需要我们回顾大量的历史材料,从社交网络与通讯工具的一次次兴衰更替中寻找答案。

感谢互联网,人类的语言隔离以及那个不可描述的存在,给了我们两个截然不同的环境,让我们获得了足够多的材料去研究这个命题。

注:本文所有内容都充满了各种各样奇怪的主观臆断,但是这个在贵圈好像也是很常见的事,毕竟所有人都在黑微博活跃度下降的时候微博每次都能拿财报打脸,也不知道微博到底有没有作弊就是了。

Friendster 和 MySpace 这两个社交网站的鼻祖被 facebook 取代的故事基本上在圈内人尽皆知,Friendster 倒闭的原因在现在看来比较奇葩,它是因为技术太差才面临倒闭的。MySpace 倒闭的情况更加奇葩一点,它整体定位介于 twitter 和 facebook 之间,结果就是其市场份额被二者分而食之。

facebook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临之后,也面临巨大的社交网络压力,不得不频繁地进行收购,例如 instagram 和 WhatsApp。

Myspace 和 Friendster 毫无疑问是死于自己作死(技术太差,定位不准确,基本上可以认为是入门级错误了),而 facebook 之所以要急吼吼的收购 instagram 和 WhatsApp,是为了保证未来的用户还掌握在自己手上,自己不会被这些明日之星推翻。

上面这些例子似乎给人一种感觉,那就是社交网络有一个生命周期,再加上有好事的媒体喜欢写一些,年轻人正在逃离 facebook 的文章,更加印证了大部分人的观点,那就是每一个社交网络都逃不过一个生命周期,但这恐怕与事实不符。

实际上,在数据上,没有严格的证据能够证明 facebook 对年轻人的吸引力下降了。facebook 没有被逃离,但是由于 WhatsApp 身在美国,美国人在工作的时候习惯用邮箱,和父母通话可能会使用 skype,WhatsApp 这一移动互联网时代特有的沟通工具,短时间内其内部网络的构成就是一个很优质的社交网络,而且是某个年龄层的用户的全民型社交网络(和 LinkedIn 这种垂直职场网络相对应)。这一现状使得 facebook 对 WhatsApp 感到害怕,如果 WhatsApp 推出了类微信朋友圈,就会对自己产生巨大影响,所以 facebook 选择收购了它。

facebook 出于防御性的考虑不得不收购 WhatsApp,因为它最大的竞争对手 google 也在试图收购这款产品。如果历史允许假设,假定 google 没有那么雄心勃勃,WhatsApp 恐怕对 facebook 的吸引力就没有那么大了,因为它单凭自己很难给 facebook 造成巨大的伤害。facebook 自己的亲儿子 messenger 产品也拥有了超过 10 亿用户,这个 App 用户量接近 WhatsApp 的两倍,而且发力时间还比 WhatsApp 要晚,但是如果 WhatsApp 被 google 收购,想必 facebook 还是需要苦战一番的,从事后 WhatsApp 创始人接受采访时表示 google 试图收购并且利用自己伤害 facebook 这一言论也可以印证上述想法。

真正受到 WhatsApp 严重冲击的软件是 Skype,Skype 的产品经理(陈马登,系 1.0、2.0 中文版负责人)曾经在知乎社区上面表达过对 Skype 由于被卖来卖去的问题导致管理不善,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落后于 WhatsApp 的惋惜之情,但是在企业级市场由于其强大的 Voip 通话功能还是能够占有市场的,加上东家微软对企业市场特别上心,也得过且过了。

通讯工具和社交网络是如此的紧密关联,以至于在某些特定的时代,比如从 PC 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转变,他们之间会产生一些直接的竞争,但是在美国,在大部分情况下,这两个工具都是分离的。

社交网络和通讯工具会产生兴衰交替,但是都是在硬件载体发生巨变的情况下产生的,社交网络和通讯工具很少会发生自然死亡,除非像 MySpace 那样强行作死。

因为通讯和社交虽然很接近,但是还是有本质上的区别。通讯工具和社交网络从来都是一体两面的东西,对于我们来说,有与之社交需求的人,肯定会有通讯需求,但是不一定会很频繁,而没有社交需求的人,可能也会需要频繁的通信(比如上司和老板),当然,有社交需求,也有频繁通讯需求的对象也是存在的。在中国,我们经常可以看见一些员工和老板因为朋友圈的事发生争吵,诸如老板问你为什么不能让我看你的朋友圈,你朋友圈为什么不分享公司的消息等,这就是社交与通讯需求产生偏差的一个表现。

美国的互联网发展的很早,他们上网接触到的第一个产品很可能是邮箱,美国的企业也早已习惯通过邮箱沟通工作,美国很多服务,包括亚马逊 kindle 的推送都是基于邮箱进行的。美国的社区文化,校园内结社文化十分发达。上述两个基础给了 facebook 等社交网络发展提供了一个天然动力,美国人有天然的实名社交需求,他们的通讯工具很完善,所以美国人可以自然而然的拥有一个不是以通讯功能为出发点的社交网络。

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将社交与通讯分离是一个很自然的需求,美国互联网的历史积淀能够支撑这样的分离,但是中国由于某些历史问题,很难做到这点。

在中国,绝大部分人第一个接触的产品很可能就是 QQ,第一个账号就是 QQ 号,同时,由于中国经济相对落后,QQ 作为一个便利快捷的通讯方式,有时甚至能取代电话和短信,我们习惯于同父母,亲戚,朋友在上面沟通,因为它能视频,还不要钱,对于当时没有 DV 文化,只有在旅游才会拍照的中国人来说,通讯几乎是社交的全部,也就只有部分中二青年选择在空间记录自己的点点滴滴。

其实从一个更加严格的角度来说,QQ 空间在中国从来没有成为过一个全民性的社交网络,尽管 QQ 的用户非常多,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绝大部分上了年纪的人都把它当成一个单纯的聊天工具。

如果说中国互联网在 PC 时代与没有可能产生一个纯粹的社交网络,其实是有可能的,那就是人人网。实际上,在人人网真正形成气候之前,腾讯自己似乎都没有很好的意识到 QQ 空间为何难以成为一个社交网络,但是在看到人人网的阶段性成功之后,他们意识到了 QQ 空间和 QQ 这一聊天工具捆绑过于紧密,选择了另起一个朋友网的项目,专注实名熟人社交。

开心网败下阵来,是因为开心网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游戏网站,而非社交网站,奇葩的开心 001 域名也难逃其责。人人网却是另一个情况,陈一舟精于资本运作但是不擅长做产品,在移动客户端上,人人发力 IM 与图片社交,砍掉了实名机制,却忽视了人人网的本质是什么。

人人网本来占领了一个极佳的切入点,校内网时代,网站内的社交行为十分真实,几乎可以说和 facebook 如出一辙,学生是一群好奇宝宝,有足够多的动力在当时用户体验很差的 pc 环境下分享各种各样的东西,但是由于资本外力的影响,人人网选择的是放弃自己独特的竞争力,把自己变成另一个 QQ 空间,结果可想而知,而腾讯抄出来的那个朋友网也自然就下落不明了。

人人网如果真的能以实名制社交的道路走下去,并不是没有可能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但是作为一个资本的工具,人人网选择了自断经脉,压根都不需要腾讯是用什么手段。

微信和 QQ 的互博则更加扑朔迷离,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微信在一开始不能借用 QQ 的关系链,鹿死谁手还是一个未知数,毕竟 skype 到现在还获得好好的,也没有被 whatsapp 彻底击垮。

微信在早期发力的时候,由于没有移动端上面的一些包袱,可以更快的推进功能,比如附近的人,比如摇一摇,这些功能都是基于智能手机的硬件特性打造的,同时期的手机 QQ 还在哼哧哼哧的思考怎么接收 PC 发来的离线图片,没错,更早期的手机 QQ 压根就没这个功能。

我还在读高中的时候,用塞班手机的同学都开始从 QQ 迁移到微信,理由都很简单,这个聊天软件可以用 QQ 的联系人,而且用起来更加舒服还省流量,当时的手机 QQ 就是个超级大杂烩,和现在的手 Q 差了十万八千里,而当时的微信和现在的微信没什么区别了,QQ 关系链对微信还是开放的, 微信肯定能赢。

可以很明确的说,微信是依靠自己作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一个更优质的 IM 来击败 QQ 的,和 whatsapp 的崛起道路如出一辙。这也就是为什么随着手机 QQ 的进步,年轻的用户更愿意回流到手机 QQ,因为这款聊天软件更加符合年轻人对于多屏一云时代的聊天工具的认知,而微信到现在连云端聊天记录存储都做不到。

得益于智能手机比电脑更加良好的操作体验以及读取通信录的功能, 对于中老年人来说,微信的使用成本大大降低了,能够自定义的微信号也比必须生成一串随机数字的 QQ 号要好记得多,所以微信在客观上拥有了一个熟人社交网络。

智能手机随拍随传的特性使得人们记录生活的成本降低了,原来需要拍照片,再传到电脑上,再发布到社交网络,现在只需要直接用手机拍照上传一气呵成,iOS 也比 windows 这种反人类的操作系统好用太多了。

上面两个原因客观上促进了中国诞生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全民性社交网络——微信朋友圈。但是,这个朋友圈没有和通讯工具分离,相反,二者紧紧地被捆绑在一起。

在互联网相对发达的美国,他们可能早已习惯了社交网络,但是在中国,真正的社交网络才刚刚开始。微信朋友圈是中国互联网发展史上第一个客观存在的真正意义上的全民性的社交网络,你联系人里面的父母,不再像是 QQ 账号那样,需要你打电话和他们说登一下 QQ 才能联系到的人,而是真真实实每天都在活动,甚至给你发骚扰消息的存在。

中国人开始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想要给 TA 看朋友圈的人,和自己平时通过通讯工具联系的那群人,根本不是一群人。这个时候,有人马后炮的认为,自己不愿意使用 QQ 愿意使用微信是因为 QQ 网友太多了,不好意思发 QQ 空间动态,其实这根本就就是扯淡的,QQ 作为通讯工具依旧很强势,只不过作为社交网络不那么强势了。

可以说在美国,尽管在 PC 向移动互联网转移的时候发生了一些曲折,但是社交网络和通讯工具始终是作为独立的产品被分开的。但是在中国,人人网因为偶然因素折戟,所以中国人始终使用的是把社交网络与通讯工具捆绑在一起的软件,在 pc 时代还不会让人太难堪,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越来越多的人希望能够把二者分离,因为自己需要通讯的人与自己与之社交的人这两个群体差的实在是有点远。

接下来,中国的年轻人们开始苦于上司,父母,亲戚对自己朋友圈的窥探,要么选择建立小号,要么不断地设置屏蔽。

毫无疑问,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期待着有一个新的开始,但是迁移的成本实在是太高了,微信和 QQ 作为通讯工具依旧很强势,没有人愿意放弃它们作为通讯工具的关系链,但是这个关系链用在社交网络上实在是太重了。由于在朋友圈设置中选择性屏蔽某个人远比带着自己的朋友一起远走到另一个社交软件要来的简单得多,所以大部分人会选择继续在微信忍耐。

这种迁移关系的成本很高,所以无论是通讯工具,还是社交网络都不会自然死亡。facebook 即使被唱衰了这么多年,也没有在数据上出现实质性的衰退,相反它还在不断发展,蒸蒸日上,QQ 即使受到了微信严重的冲击,也没有到难以维系的地步。

通讯工具的自然死亡,需要硬件载体发生巨变这一契机才能达成,如果不是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WhatsApp、line、微信,这些产品都没有机会登上历史舞台,Skype 和 QQ 仍旧能够会维持自己的霸主地位。

而社交网络的兴衰交替,则需要社交网络本身的关系圈发生严重劣化才可能达成。这种严重劣化往往是内因导致的, 比如产品定位不清晰,把自己从社交网络做成了媒体,或者把原有的实名制取消。facebook 作为一个很稳定的社交网络并不存在用户逃离的情况,因为它本身没有犯什么严重的错误,facebook 也不是一个通讯工具,用户在大部分情况下(可能会迫于无奈加爸妈好友)可以选择只添加自己愿意社交的人为好友。但是微信朋友圈却很危险,虽然微信作为通讯工具的地位是稳固的,但是这不代表微信朋友圈的地位同样稳固,由于受到通讯需求的影响,朋友圈的关系网络质量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滑,这就是支付宝做社交最大的机会。

可以说,中国人现在已经有了想要把社交网络和通讯工具分离的需求,因为人们不愿意再承受因为通讯的需求导致的社交网络关系链产生的质量下滑的后果,但是现实中能够为他们达成这样目标的软件并不多,支付宝可以说是唯一的选项,理由如下:

一、支付宝通过集福活动,加上之前的各种转账,沉淀了一定的关系链。
二、支付宝沉淀的关系链从概率上来说更加社交,因为吃饭 AA 打钱之后加的好友就是比在微信聊工作要更社交。
三、支付宝没有微信的包袱,用户不用考虑通过它与一些自己不想社交的人通讯。
四、但是支付宝有通讯功能,很完善,它只需要在那里就可以了。
五、自带实名制
六、支付宝功能很多,人们会频繁地打开支付宝付款查物流交电费,这意味着,只要在软件首页给生活圈足够的展示,社交行为就会自发的产生。

但是支付宝做社交的也会有很多天然的压力,比如支付宝的功能越来越多了,真的适合用来做社交么,这么一个庞大的 App,要如何平衡它的设计呢?以及我并不想告诉别人我这个买了多少 AV 光盘、飞机杯以及润滑液,支付宝掌握了我这么多隐私(尤其是我有多少钱),做社交网络能让人感到安心吗?

所以,支付宝做社交,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如果方法得当,腾讯的人可能不得不面临一个窘境,就是眼睁睁看着支付宝攫取属于自己的用户,但是毫无办法。

支付宝,如果想要和微信正面竞争,就应该想清楚,对手是微信朋友圈,而不是微信的通讯功能,如果支付宝的产品经理想不清楚这点,那再怎么努力也是没用的。

如果通讯和社交两大高频同时捏在一个 App 手里面,尤其是对手的 App 手里面对于阿里来说是难以接受的,再加上即将上线的微信应用号将会把微信打造成一个操作系统,阿里需要在那之前把微信占用用户的一部分时间抢夺过来,为自己日后可能做类似的事情铺路,保证在未来的竞争中不那么被动。

最后,支付宝的产品经理,如果你看到这篇文章觉得我夸得很好愿意收了我,欢迎联系我,阿里的公关们觉得这文章还行的话也可以给我打钱。腾讯的爸爸们如果对我感兴趣也可以联系我,么么哒。

版权信息:本文作者 @首席变态官戈弋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土法创业」(搜索公众号土法创业,阅读有趣的创业鸡汤)。
如需要转载本文或者有任何需求想要联系土法创业或本文作者,可通过新浪微博 @首席变态官戈弋 或者同作者个人微信号 hentaigeyi 进行联系。转载请保留此信息,请勿擅自转载,否则产生法律纠纷后果自负。

评论于站点 回复 评论 删除 隐藏

评论于站点 回复 删除 隐藏